山月不知心底事阅读答案(山月不知心底事小说阅读)-pg电子试玩

posted

篇首语:活着,如同生命中最后一天般活着。学习,如同你会永远活着般学习。本文由小常识网(cha138.com)小编为大家整理,主要介绍了山月不知心底事阅读答案相关的知识,希望对你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山月不知心底事,水风空落眼前花。是什么意思

表层的意思是一个女子深夜不寐,用“山月”“水风”“落花”的景色表达出心中的孤寂。深层的理解是一切景语皆情语,这样些借景抒情,营造全诗基调

山月不知心底事,水风空落眼前花。是什么意思

“山月不知心底事,水风空落眼前花”是什么意思?

意思:山上的明月,却一点也不知道我的心事;水面上的轻风,竟故意把我眼前的花吹落。出自晚唐诗人温庭筠的《梦江南二首·其一》千万恨,恨极在天涯。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摇曳碧云斜。 原文:千万恨,恨极在天涯。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摇曳碧云斜。 译文:虽有千头万绪之恨,但恨到极点的是那远在天涯的人儿久不归来。苍山上空悬挂的明月不知我心中愁事。水面上低吟的风吹落水旁花瓣飘落眼前,远空摇曳的碧云在晚风的吹拂下微微斜行。 赏析: 此词首句直出“恨”字,“千万”直贯下句“极”字,并点出原因在于行入远“在天涯”,满腔怨恨喷薄而出。“山月”三句写景,旨在以无情的山月、水风、落花和碧云,突出美景优美与“千万恨”、“心里事”的有情相形,对偶句突出思妇内心的悲戚和哀伤,更加突出心中的悲切。此词写得朴素自然,明丽清新,没有刻意求工、雕琢辞句,却能含思凄婉,臻于妙境。刻画人物,形象、生动、传神,揭示人物心理,细腻、逼真,足见作者技巧纯熟,既擅于雕金镂玉的瑰丽之作,又长于质朴凝练的绝妙好词。 意思是:山上的明月,却一点也不知道我的心事;水面上的轻风,竟故意把我眼前的花吹落;出自《梦江南二首·其一》,原文如下: 作者:宋-温庭筠 千万恨,恨极在天涯。 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摇曳碧云斜。 译文: 山上的明月,却一点也不知道我的心事;水面上的轻风,竟故意把我眼前的花吹落;天边的碧云,还是恣意地摇曳横斜。 作品赏析 此词首句直出“恨”字,“千万”直贯下句“极”字,并点出原因在于行入远“在天涯”,满腔怨恨喷薄而出。“山月”三句写景,旨在以无情的山月、水风、落花和碧云,与“千万恨”、“心里事”的有情相形,突出思妇内心的悲戚和哀伤。 此词写得朴素自然,明丽清新,没有刻意求工、雕琢辞句,却能含思凄婉,臻于妙境。刻画人物,形象、生动、传神,揭示人物心理,细腻、逼真,足见作者技巧纯熟,既擅于雕金镂玉的瑰丽之作,又长于质朴凝练的绝妙好词。 出自晚唐诗人温庭筠的《梦江南二首·其一》千万恨,恨极在天涯。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摇曳碧云斜。 译文:山上的明月,却一点也不知道我的心事;水面上的轻风,竟故意把我眼前的花吹落;天边的碧云,还是恣意地摇曳横斜。 赏析:此词首句直出“恨”字,“千万”直贯下句“极”字,并点出原因在于行入远“在天涯”,满腔怨恨喷薄而出。“山月”三句写景,旨在以无情的山月、水风、落花和碧云,突出美景优美与“千万恨”、“心里事”的有情相形,对偶句突出思妇内心的悲戚和哀伤,更加突出心中的悲切。此词写得朴素自然,明丽清新,没有刻意求工、雕琢辞句,却能含思凄婉,臻于妙境。刻画人物,形象、生动、传神,揭示人物心理,细腻、逼真,足见作者技巧纯熟,既擅于雕金镂玉的瑰丽之作,又长于质朴凝练的绝妙好词。 温庭筠(约812—866)唐代诗人、词人。本名岐,字飞卿,太原祁(今山西祁县东南)人。富有天才,文思敏捷,每入试,押官韵,八叉手而成八韵,所以也有“温八叉”之称。然恃才不羁,又好讥刺权贵,多犯忌讳,取憎于时,故屡举进士不第,长被贬抑,终生不得志。 梦江南(二首) (晚唐·温庭筠)千万恨,恨极在天涯。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摇曳碧云斜。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苹洲。 为什么一定就是“思妇”,难道就不能是作者本人吗?

“山月不知心底事,水风空落眼前花”是什么意思?

山月不知心底事

向远也承认自己的一颗心绝大多数属于右岸的领土。当然,不需要有人知道,在左岸的方寸之地里,她曾遗失了她最肆乱珍视的东西。 左岸在哪里?左岸为什么叫左岸? 章粤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条塞纳河,它把我们的一颗心分作两边,左岸柔软,右岸冷硬;左岸感性,右岸理性。左岸住着我们的欲望、祈盼、挣扎和所有的爱恨嗔怒,右岸住着这个世界的规则在我们心里打下的烙印―左岸是梦境,右岸是生活。 她看着自己名下的 娱乐 城那闪烁的霓虹灯,然后对着向远笑,“我还是喜欢我的左岸,所以我总在这里,你就不一样了。” 向远笑着喝水,并没有辩解。章粤是她屈指可数的私交之一,即使算不上知心好友,可毕竟也是了解她的。 向远曾经对自己的员工说过一句话―我没有梦想,只有规划。结果这句话在业内被传得广为人知。大家都知道,江源的向远是再务实不过的一个人,她为人处世目的明确,方法直接。但是,不可否认,她的方法通常是最有效的,所以她才能以一介女流的身份带着江源走出低谷,打开了现在的新天地。如果一定要按照章粤的说法,泾渭分明地划分两岸,那向远也承认自己的一颗心绝大多数属于右岸的领土。当然,不需要有人知道,在左岸的方寸之地里,她曾遗失了她最珍视的东西。 看见向远面前的玻璃杯空了一半,身为老板娘的章粤亲自给她续杯。别人来到“左岸”,大多数是买醉,向远却每次都只喝水―确切地说,是加了糖的白开水,每500毫升的水加一匙糖是她最喜欢的喝法。章粤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奇怪,每个人喜欢一样东西或者厌恶一样东西通常有自己的理由。她见过更奇怪的,有人相信喝自己的新鲜尿液可以永葆青春,有人到“左岸”指明要点画眉鸟的血……她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向远日复一日喝着这样的糖水,却丝毫没有发胖的迹象,此时她白色丝质衬衣敞开的领口下,锁骨深刻。 “看着我干什么?”向远顺着章粤的视线低头看了看自己,笑了起来。她笑的时候,细长的单眼皮便有了弯月一样的弧度。 章粤说:“我看你这家伙,怎么这么瘦?” 向远抚着自己的锁骨,半认真半戏谑地说:“不都说努力工作才有资格吐血吗?瘦是勤奋的代价。” “你也未免太过勤奋了,用得着把自己逼成这样吗?”章粤想到一些事,不由得叹了口气,“叶骞泽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吗?” 章粤是个聪明人,这话一说出口便有些后悔。虽说向远的丈夫,也就是江源的前任负责人叶骞泽失踪了四年多是g市人尽皆知的事情,可这毕竟是别人的私事,她不该揭开这个伤疤。 面对章粤略带歉意的表情,向远却显得坦然了不少,她平静地摇了摇头,“消息是不少,但一条有用的也没有。” 据说四年多前事发那天,叶骞泽乘船出海钓鱼,这是他多年以来的习惯,但是那次却一去不回。当晚,叶家曾经接到过绑匪打来的电话,诡异的是,尽管叶家一再表示愿意支付赎金,绑匪后来却再也没有跟他们联系过。警方介入调查后,多方搜索均一无所获。g市知名的建材生产企业―江源建筑材料有限责任公司的总经理叶骞泽就这样随着他的船和绑匪一同消失在茫茫大海上,至今下落不明。此事一度成为本省各大报刊媒体纷纷报道的一大新闻,沸沸扬扬了一阵之后,虽然不了了之,但是坊间仍有各种传闻,说什么的人都有,有人传言叶骞泽已被撕票;也有人说由于当时江源投资失误,叶骞裂或档泽实际上是不堪负债,投海自杀;有些好事之人捕风捉影地杜撰出了一些离奇的故事,说什么江源总经理为爱抛家弃业,远走高飞;更不堪的是,还有人议论叶家寒门出身的媳妇手腕太狠,不甘作为副手辅佐丈夫,因而制造了一起绑架案,杀夫夺权,为此警方甚至数次找到向远,要求“协助调查”,结果当然毫无证据。 这个世界有人演戏,自然就有人看戏,演戏的人如痴如醉,看戏的人隔雾看花。但是不管别人怎么说,章粤认识向远多年,向远和叶骞泽的恩怨她看在眼里。她相信向远是一个咬起牙来什么事都做得出,什么事都做得到的人,可是就算她负了所有的人,唯独不会负了叶骞泽。 向远这样的女人,即使不嫁入叶家,也不愁没有一番作为,然而她多年来一直站在叶骞泽身后,跟他一起打拼。将江源从父辈手中一个国有改制的小股份公司一步一步发展成为g市知名的生产企业,外人看来这是叶骞泽的成功,而其中谁付出了多少,明眼人都心知肚明。 向远爱钱,谁都团贺知道,可是在她心中,有一个人比钱更重要,谁又知道? 叶骞泽四年下落不明,生死未卜,叶家的人其实也慢慢相信他凶多吉少,只有向远从来没有放弃过找寻他的下落,不肯放过一丝线索。有些难过和伤心不示于人前,并不意味着它不存在,就算是女强人,也是一个“女”字在前,再“强”也是个“女”人。所以,当年在听说有人质疑叶骞泽的失踪与向远有关的时候,章粤就问过向远怎么想,向远只说了一句话:“拿得出证据我就坐牢,拿不出证据就别想在我面前逞威风。” 事实上,叶家这些年来主事的人都是向远,而没有她就没有江源的今天也是个不争的事实。时间一长,尽管叶骞泽的部分亲戚还在背后议论纷纷,但叶家人丁单薄,真正的叶家人如今还剩下几个?他们尚且沉默着,那些所谓的亲戚又有谁敢当面对向远指手画脚? 仿佛为了转移这个话题,过了一会儿,章粤指着pub大厅角落的一桌人对向远笑道:“看见没有,那边有个孩子倒长得不错。” 向远兴致不高地看了过去,“谁又入你的法眼了?进了你这大门,长得稍微周正一点的孩子你就不肯放过。” “别把我说得像淫媒似的,我就喜欢看长得好看的人,这也算是身为老板娘的福利吧。你还别说,那男孩还真有点眼熟,记不清在哪里见过,你看看有没有印象,说不定真是哪个熟人家里的孩子。” 向远眯着眼细看,章粤的眼光一向不差,她说的那个“长得不错的孩子”其实是个二十来岁的男孩,头发短短的,眉目俊秀,确实不错。只不过他坐在六七个大献殷勤的女孩子中间,却丝毫没有坐享齐人之福的春风得意,反倒双眉紧蹙,坐立不安,局促得如同落入狼群中的羔羊。 章粤被那边的场景逗乐了,唯恐天下不乱地招来旁边的服务生,叫给那边的小帅哥送一杯酒,就说是“左岸”老板娘的特别优待。向远无心跟她玩下去,从手袋里抽出钱压在杯下,不多不少正好是一壶茶的钱。 “我明天还要早起,你慢慢欣赏。” 章粤知道她的性格,对她的付账也不客气,让服务生把钱拿走,还不忘对着她起身的背影问了一声:“哎,你还没告诉我你认没认出来。我记性一向好,这孩子我肯定见过。” 向远啧了一声,“你的熟人都是二世祖,能有这样的孩子吗?” 她朝门口走去的时候,借着摇曳的光线看了看表,不过是晚上十一点多,对于这个不夜的城市来说,许多精彩才刚刚开始,她却觉得累了。 “向远……向远?” 身后传来急促的呼唤声,她没有回头,径直朝前走,直到感觉有人从后面抓住了她的手臂,这才无奈地驻足转身。刚才被章粤青眼有加的小帅哥面带犹疑地站在她身后,看清楚她的样子之后,开心地露齿一笑,“向远,我就知道是你。” 向远却不应他,把玩着手里的车钥匙,脸上似笑非笑的。 “向远?”他见到她这个样子,有些束手无策,不由得又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向远的表情依然没有变化,他这才反应过来,低低地叫了一声:“大嫂。” 向远的面色这才缓和了一些,说:“玩得好好的,跟出来干什么?” 那男孩露出颇为苦恼的表情,“那几个都是队里的同事。今天是小李的生日,你记得小李吗?她跟我同一批分到我们大队的。我说了不来的,她们吵得厉害,差点没把我烦死……你也来这里玩?一个人?” “嗯。”向远把他的手从自己手臂上拍了下来,“我先走了,你回去继续玩吧。” “我都跟她们说了我要走了,怎么能再回去?反正你也是回家,能不能顺便送我一程?”他有些没把握,又偷偷看了她一眼,补充道,“我坐她们的车来的,这个时候回去的末班车都开走了,反正我们顺路,要不打车也是浪费钱。” 向远终于笑了,摇着头说:“走就走,别那么多废话。当心那几个女孩子再追上来,把你捉回盘丝洞。” 两人上了车,向远专注地开车,男孩也安静地坐在副驾驶座上,一路无话。 车停在城南分局刑警大队附近的一栋公寓楼下,向远熄了火,“到了。” 男孩点了点头,“那我先上去了,你回去的时候开车小心点。” “好,再见。”她点了点头,言简意赅地说。 男孩的手已经推开了车门,实在忍不住,又关上门回到位置上,垂头看着自己放在腿上的手,低声说:“向远,我不知道这些年你为什么对我越来越冷淡,是不是我做了什么事让你不高兴?是的话你就说出来,如果是我的错,我会改正。我们以前不是这样的,自从大哥出事之后……” “别说了!”向远厉声打断。她察觉到身边的人那微微受伤的神情,很快意识到自己有些过火,放低了声音重复着说,“别说了,别说了,叶昀。” 她当然知道身边的这个男孩什么都没有做错,所有的问题都出在她的身上,可她怎么能对叶昀说,只不过因为他有一张酷似叶骞泽的脸,让她每看到他一次,就更难过一点?她害怕看见他,就像害怕一次又一次在心里翻起了从前。 叶昀毕竟是懂事的,他停顿了一会儿,便说:“我让你伤心了吗?向远,大哥已经不在了……” “谁说他不在了?”向远冷冷地说。 叶昀苦笑一声,“我也希望他还在,这样你也不用那么辛苦。可是快五年了,如果他还在世上,为什么还不回来?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肯相信,他不会回来了。你这样等,除了白白虚耗你自己,还有什么意义?他在的时候让你等得还不够吗?” 向远侧身为他推开车门,“叶昀,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回到叶家,向远自己掏出钥匙开了门。为叶家服务了十几年的老保姆杨阿姨因为儿子结婚,请了一个月的假。向远对她的存在一直抱着可有可无的态度,也就无所谓,由她去,爱去多久就去多久。 进了门,在开灯之前,两层的小楼黑得如同梦魇,但是向远不怕黑,她是山里面长大的孩子,小的时候,她不知摸黑走过多少夜路。那时候,骞泽习惯走在她的左侧,一路上总是喜欢不断地问:“向远,我们要去的地方怎么还没到?” 骞泽比她大两个月,又是男孩子,谁知竟比她还怕黑。这也没有什么奇怪,整个李村的孩子,再也没有谁比向远更胆大包天,只有她敢陪着叶骞泽深夜翻过两座荒凉的山头,徒步到溪涧钓鱼。半夜时分,在山溪的下游,正是鳗鲡最容易上钩的时候,好几次,骞泽都钓到了两尺以上的溪鳗。 向远记得有一回,两人走着走着,火把的火头燃尽了,火苗挣扎着跳动了几下,就熄灭在微凉的山风中,四周笼罩着沉郁得仿佛永远不能穿透的黑。骞泽长吸了口气,驻足不前,向远就拽着他的手说:“怕什么?这条路我闭着眼也能走到要去的地方。”她领着他越走越快,凌乱的脚步声掩盖了紧张的心跳。其实她也并不是那么镇定,深夜的山里,除了有不时蹿过矮树丛的花翎野鸡,还有一些凶猛的小兽。如果这还不算什么,那么村里的老人常挂在嘴里的山魈也足以让两个十来岁的孩子心惊肉跳。 绕过了前面的一个土坡,隐隐有两点火光在一团浓墨般的黑影下闪烁。在这样无人的荒野里,这微微的火光比全部的黑暗更显得诡异而阴森。骞泽的手有些凉,两只手交握的地方,湿而滑,不知道是谁渗出的冷汗。 “向远,那是什么?”他的声音如同耳语。 向远摇了摇头。 “那我们快走。”这一回换作骞泽用力拉着她往前走。向远挣开了骞泽。她跟他不一样,每次叶骞泽遇到无法面对的问题时,总喜欢绕着走,而向远偏喜欢迎上去看个究竟,尽管她也害怕,可是比起在不可知的恐惧中猜疑,她更渴望一个答案和结果。所以她不顾骞泽的阻挠,小心摸索着走了过去,往前几步之后,她听到骞泽跟上来的脚步声。 等到那两点火光到了眼前,两人把周围的一切看了个清楚:原来那不是什么鬼火,而是有人在一棵野生的大榕树下立了个神龛,供奉着观音塑像。那两点将灭未灭的火光不过是神龛前尚在燃烧的蜡烛的光。 山里人大多迷信,他们相信古老的榕树可以通灵,所以在树下供奉神龛的情形并不罕见,只不过赶夜路的人难免会吓一跳。 泥塑的观音像相当粗糙,模糊的五官在火光的衬映下让人觉察不到慈悲,倒有几分可怖,看的时间长了,心里就不由得有些发毛。骞泽两手合十,象征性地拜了一拜,向远却狠狠地用脚踩灭了那火光。他还来不及说不妥,那蜡烛已经被她踩到了树下的枯叶里,碾得支离破碎。“装神弄鬼地吓了我一大跳,我最恨这些怪力乱神的玩意。”她小心地用足尖按熄每一点火星,这才随着骞泽继续往前赶路。 接下来的一段路,骞泽都显得闷闷的,不像刚才一般说说笑笑,她问一句,他才答一句。向远知道,他是为刚才的事情不高兴了,叶骞泽的妈妈信佛,他也跟着对这些东西心生敬畏,可向远偏偏厌恶这些神秘莫测的东西。多数时候,向远都不愿意跟叶骞泽闹别扭,可是他们不一样的地方太多了,就像他钓了鱼之后总想又把它们放生,可她只想拿到镇上去卖个好价钱。 不说话的时候,路就显得格外长。刚爬到山顶,乌沉沉的云层忽然裂开了一道缝隙,山月的清辉骤然洒遍四野。 再也没有什么比深山的月光更纯净,所有丑陋的黑暗都在这清辉里变得圣洁,犹如获得了洗涤后的重生。 “向远,你看,月亮出来了。”骞泽拍着她的手,仰头看向天空。她就知道他不会生气太久,他总是这样,太容易记住好的东西,而忘记不愉快的事情,小小的一点喜悦就可以让他无比满足。对于向远而言,月亮总是在天上的,出来了又有什么稀奇?可是她看着骞泽安静柔和的侧脸,他跟这月光就像是融为一体的,她突然觉得,这月光确实太过美好……

山月不知心底事

山月不知心底事,水风空落眼前花

初见时,她是长安孤女,年方十岁;他是浪荡才子,风流不羁。 她是少有才名的鱼幼微,他是诗行天下的温庭筠。 原以为,流光易抛,人情薄凉,却不知,在忽然间,岁月生温,只那一瞬,便已暗转了芳华。那一天,阳光清透,微风徐徐。他寻她许久,一番心思,终是在平康里一处破败的茅屋前轻轻放下。为试她才学,他以江边柳为题,让她即兴赋诗,她浅浅一笑,不多时,《赋得江边柳》一诗落于纸上。他惊叹于她的才华,对她心生怜爱,不忍一颗明珠在这陋巷黯淡了光华,他想培养她,也想让她的生活过得好点。他提出做她的老师,教她诗文。她欣然同意,眉间眼里掩不住的惊喜。自父亲去后,已经没有人这样在意过她了。低头唤了声老师。他笑道,不必如此拘谨,我字飞卿。此后,温庭筠带着她或临清泉赋诗,或登高山舒啸,或访古迹怅忘归。有时,在如水的夜里,对着满天的星子,温庭筠也会在廊下煮水烹茶,奏一曲诉衷情。吹者无心,岂不知这笛声摇曳了鱼幼微一池的心水。自幼丧父,顷昌让她对温庭筠这个大她三十二岁的男人感情日渐复杂,从最初的敬重到依恋,再到后来懵懵懂懂的爱意。世人皆道,温庭筠相貌奇丑,更有人笑称他是“温钟馗”。但在鱼幼微眼里,他是光,是暖,是希望,他温柔,明亮,是君子。诗经有云“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她动了心,亦动了情。殊不知,慧极必伤,情深不寿。不久之后,温庭筠离开长安,远去了襄阳。这使得刚刚认清自己心意的鱼幼微陷入了深深的苦恼与惆怅。秋意渐浓,秋夜渐长,到底还是抵不过相思。她提笔,在纸上写满思念,倾诉衷肠。于是《遥寄飞旦明卿》《冬夜寄温飞卿》一首首诗作带着她沉重的相思远去襄阳,她满怀希望却未收到只字片语。她固执地认为,温庭筠可能只是未曾明白诗中的情感。可明镜如温庭筠又怎会不知她在信中近乎炽热的感情。只是他不敢,他虽为人潇洒,但仍难堪破世俗观。他只能在心底承认,对这个学生他有着非同一般的感情。所以他一直都恪守着原则,在老师模乎告与朋友之间难捏得当。 唐懿宗咸通元年,新帝登基,为了谋求仕途,温庭筠阔别两年后再次回到了长安。也再次见到了鱼幼微,现在的她将到及笄之年,明艳动人,亭亭玉立,风采更甚当年。再见温庭筠,鱼幼微,愁肠百结,知此生无望,便也只好掩却相思,师徒相称,不做他想。只觉如此一来,岁月悠悠,若能就这样诗歌互答,守得一世,也甚好。岂不知,素手轻挥,笛声悠扬间,命运已生变故。 那一日,同游崇贞观,听老师高谈阔论,纵横天下之事,鱼幼微心有所感。恰逢新科及第,高中之人争相在墙上题诗留念,一时感慨,遂在众人离去后也题诗一首,以抒心中郁结。殊不知,在他们离开后,有一人对这首诗落款处,鱼幼微三字挥之不去,慢慢地竟晕上了浅浅的相思。后来,机缘巧合,李亿拜访温庭筠,知道在那崇贞观上题诗的奇女子竟是温庭筠之徒,眉眼间难藏喜悦。李亿仪表堂堂,又是贵胄之后,为了鱼幼微的前途,他擅自将这个男人带到了她的眼前。如同所有才子佳人的故事一样,李亿对貌美多才的鱼幼微深深折服,而鱼幼微看到温庭筠言笑晏晏地将她推给李亿时,她放弃了心底最后的挣扎,他终是连一丝念想都不留给她。眼眸婉转间,流连顾盼,她笑着接受了李亿。如果这是他希望看到的,她成全他,师命不可违,她向来做的很好。 李亿有一原配,性善妒,不能容,李亿惧妻,出于无奈,一纸休书,将鱼幼微送进了道观,约定三年后,来道观中接她归家。三年之期已到,不见李亿才知他早已携一家妻小扬州赴任去了。她终究还是成了弃妇。其实她心里知道,李亿于她不过是一场成全,她想告诉那个人,没有他,她也可以很好。所以在那三年间她写了很多思念李亿的诗篇,只是想告诉他,她已经完完全全的爱上了另一个人。可是现在这些仿佛是一场闹剧。她开始恨,开始控诉命运的不公。想她鱼幼微,才学相貌,俱是上乘,可为何她爱的,拒绝她,爱她的,抛弃她。于是她想和命运来场赌注,也在心里暗自赌了口气,赌他到底会不会来。至此,世上在无鱼幼微,有的只是咸宜观一道姑鱼玄机。她收了几个徒弟。在咸宜观门口贴了“咸宜观鱼玄机诗文候教”。一时间,长安城传遍,文人雅士,风流公子,争相去往咸宜观。鱼玄机日渐沉沦,可她等的那个人还是没有来。或许,他已经放弃了她,她也不配再得到他的怜爱。一日,掌灯时分,侍女送上名帖,本不欲见,却在侍女念出名字时,有了那么一丝慌乱,他来了,他到底还是来了,说不清是悲是喜,也不知自己脸上已有泪痕。她急急地让侍女请他进来,生怕一个恍惚他就不见了。她听着那熟悉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一步步都踏在了她的心上。挥退了侍女,屋内就剩他们师徒二人,她故意将烛火拨暗,怕他发现她的惶恐不安。他轻声唤她幼微,她抬头再见到那熟悉的脸,他似乎苍老了不少,眉眼间俱是疲倦。心蓦地一疼,她想抚平他微皱的眉,却见他堪堪后退了一步,她忽然有些不知所措,自嘲般地放下了停在半空中的手。原来,这么久了,横亘在他们之间的鸿沟不仅没有变小,反而越来越大,这辈子,怕是再也回不去了。“幼微,我知道你想证明什么,可是没用的,再这样下去,你只会毁了你自己”温庭筠字字诛心,他一直不知道原来她爱李亿爱得那样深,深到不惜毁灭自己来向他证明。“你知道我想证明什么?飞卿,你不知道,你一直都不知道。我问你,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结局,当初你还会把我介绍给李亿吗?”她固执地想要知道答案,想要以此推测她在他心中的分量。“当然不会”温庭筠回答得斩钉截铁。“如果没有李亿,那你愿意”鱼玄机想问出当年的答案。想知道如果重来一遍,他会不会心软,可是,她还没有问完。他便打断了她的话“你别再说了,我不愿意。”原来就算知道结局,他们之间还是一样的结果。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悲伤,她转过身去不再看他,只低声道“既然不愿,那温先生请走吧。”温庭筠看着背对他的女子,苦涩的笑了笑,这样也好,这样我就可以好好看看你了。哪怕只是背影。其实刚刚要不是急切地打断她的话,他怕他会不顾一切说出心中的答案,就此万劫不复。烛火啪嗒地一声跳动,惊扰了无声地两个人,温庭筠轻叹一声,幽幽地落下“好自为之”四个字就掩门走了出去。直到听不见他的脚步声,鱼玄机便再也撑不住了,顾不得脸上肆虐的泪水,撕心裂肺的疼痛让她不得不蹲下身子,那一晚,她哭了好久好久,她第一次觉得夜那样的长,那样的孤寂。当天边泛白,第一束阳光从窗户照进来的时候,鱼玄机倒抽了一口凉气,她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扶了扶微斜的鬓发,嘴角勾着一抹魅惑众生的浅笑。推开门走了出去,仿佛昨夜什么都没发生,现在的她宛若新生。既然他不愿,那么她便堕落给他看,她开始更加疯狂,更加肆无忌惮。她在咸宜观笙歌曼舞,他在长安城仕途跌宕。本以为岁月至此安稳,可命运偏喜欢翻云弄雨,搅闹地人心难安。 有一天,一个叫陈韪的乐师来到了咸宜观,本波澜不惊的心,只因他吹了一曲诉衷情,泛起了涟漪。她允他留住咸宜观,岂料他竟和侍女绿翘暗度陈仓,她气急,失手打死了绿翘。后来东窗事发,她供认不讳,判以死刑。其实她明白,若不是因为那曲诉衷情,她本不会看上陈韪,更不会失手打死绿翘。可现在这样也挺好,她真的累了。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可惜在她心里。有的人就是无法替代。她想,要是明天他能来,我一定要告诉他,从始至终,她都只想做他一人的鱼幼微。 在她行刑的前一晚,月悬中天,温庭筠横笛唇边,向着远方的的人,又吹起了那首诉衷情,不知她可会听到。他想起了那个问题,如果早知道事情会这样落到如斯地步,他一定会告诉她他是愿意的,就算知道回不去,就算知道她现在爱着李亿,就算平添忧愁,至少可以留个念想,让她知道,她不是一个人,他不会抛弃她。说到底错全在他要不是因为他不能抛弃世俗的眼光,要不是因为他介绍李亿给她,她又怎会落到如此地步。记得初相见,他轻叩柴扉,她笑意谦谦。一曲罢,他终是执笔,在纸上为她轻诉了相思。 莺语,花舞,春昼午。雨霏微。金带枕,宫锦,凤凰帷。柳弱舞交飞。依依,辽阳音信稀,梦中归。 众不可户说兮,孰云察余之中情。幼微,你可知,这首《诉衷情》本就是为你而创。 行刑那天,雨下得很大,但来得人很多,大部分都是来看热闹的,看名动一时的长安才女,如何在这一刻零落成泥。鱼玄机跪在刑场上,暮春的雨水带着凉意落在她的身上,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倔强的带着一丝希望,眼睛扫向人群,在看到他的那一刻,还是不自觉地笑了,所幸,他还能来。她开口向大人请求“大人,鱼玄机有最后一句话想说。”大人点头应允。她站起来不卑不亢,眼睛直视着她这么多年来一直不敢忘的那个人,朗声说道“我鱼玄机一生风流,接触的男人也不少,但我今天对天立誓,我这辈子,唯一爱过的人就只有温庭筠,从始至终,我都不想做什么鱼玄机,我只想做他一人的鱼幼微。” 柳絮纷飞,又是一个暮春时节,一如初见时。温庭筠眼角蓄满泪水,他才知道,原来她爱的一直是他,从未变过,怪不得在咸宜观中,她说他不明白,原来他是真的不明白。 鱼玄机闭上眼睛,心底呢喃“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飞卿,若有来世,望君莫负。” 时光轻擦了枝桠,在刀落的那一刹那,仿佛听见有人轻叹“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

山月不知心底事,水风空落眼前花

“山月不知心底事,水风吹落眼前花.”这句诗出自哪里?全文是怎样的?

出自晚唐诗人温庭筠的《梦江南》;全词是:千万恨碧橡,恨极告郑在天涯,山月不知心底事,水风空落眼前花,摇曳碧悔友旁去斜.

“山月不知心底事,水风吹落眼前花.”这句诗出自哪里?全文是怎样的?

相关参考

派对第一季18期 优酷网上有完整慎消的视频,而且可以燃备用i酷下载http://v.youku.com/v_show/id_xnze3mtc3mda=.html 那首歌是光良的“童宽段知话”的英文版

在网上看陕西电视台所有台,可以上pg电子试玩官网陕西广播电视台可以看,操作如下 1、首先登陆陕西广播电视台www.snrtv.com 2、选择电视栏目中直播或节目表,如下图橡碧 3、像要看的节目点击就可以看了

btv-6体育频道 权威报道体育新闻,及时提供精彩赛事,多角度、零距离接触奥运,全方位展现奥运魅力。24小时滚动播出。 在线直播北京电视台网络电视直播(1-10套)方法有:--------------

"电视直播软件下载",哪些软件是我们闭中想要的呢,下面深空小编就跟您推荐几款比较合适的软件或者app给您参考。1. 白雪电视直播软件 软件类型:电脑软件软件介绍:做为互联网电视直播软件app,网络电视

我看球赛直播都在亚体直播看到的,我挺喜欢他的直播预约功能⌄可以不错过每一场球赛,回放和直播的画质和实时性都特别强 。cba现场直顷枣播可以在以下软件观看直播:1、虎扑体育虎扑体育旗下拥有中国的体育网站

sitv新视觉高清频道是全球华语世界最早开播的高清电视频道之一,频道定位于拥有高清终端的家庭用户,节目内容以高清影视、赛事直播为主,并集成国内外海量高清优秀节目,成为集“电影、电视剧、体育赛事、纪录片

男篮世预赛直播观看地址有:cctv5体育频道,咪咕体育。 1、cctv5体育频道 在cctv5体育频道中,会有男篮世预赛的转播,不过在这里观看要提前了解好该频道的节目单,这中节目单偶尔会有变动,观看比

cctv5怎么在手机看直播,具体操作流程方法如下: 1.首先,我们打开手机浏览器,搜索央视直播,进入央视网pg电子试玩官网。2.在右侧所有直播的央视频道中,找到cctv5频道点击。3.然后点击屏幕中心的播放按钮,

看体育竞彩比分的方式: 1、在比分直播上开体彩竞彩足球比分怎么看,在比知芦衡分直播上可以看到,各类的足球竞赛比例,竞彩足球比例在比分直哗困播上就有搭做回放。 2、可以在抖音上搜索相关的字词和资料就会有

小组赛赛事转播 6月11日 星期五 22:00 南非vs墨西哥 a组约翰内斯堡 02:30 乌拉圭vs法国 a组开普敦 6月12日 星期六 19:30 阿根廷vs尼日利亚 b组约翰内斯堡cctv-5

网站地图